广州新闻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东北制药两亿元打水漂 关联方掏空上市公司?

?

东北制药有节水2亿元。

齐巧茹,夏志斌

在混合改革完成一周年之际,东北医药集团有限公司(.SZ,以下简称“东北制药”)已经雷鸣。

由于雷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的踩踏,东北制药最近暂停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随后,该公司的副总经理因酒后驾车罪被判刑。更重要的是,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出了对东北制药2018年年度报告的询问函,该公司的回复仍有疑问。

查询函是由于东北制药2018年的2.16亿元坏账所致。预计许多预付款和应收账款难以收回。其中,上海东汉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汉发展”)的比例最大,为1.57亿元。 2017年底,东北制药控股子公司上海一东投资合伙公司(以下简称“伊通投资”)与供应商上海东汉发展签订了购销合同,颐东投资随后全额支付了1.59亿元提前。东汉发展。然而,收到付款后,东汉的发展突然陷入困境,供应东北制药被推迟,货物没有归还。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东汉医药控股有限公司东汉发展与上海东方汉飞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一汉飞”)在工商注册方面存在多重重叠信息,包括地址,电话,电子邮件等。董飞韩非也是颐东投资的执行合伙人。

7月30日下午,记者来到东汉登记和东飞汉飞登记。该地点已成为社区活动的中心,并没有看到上述两家公司的影子。

对此,记者致电并写信给东北制药,工作人员表示后续会联系记者,但截至当时记者尚未收到对方的答复。

21.6亿坏账

2018年,东北制药公司资产减值损失2.59亿元,其中坏账2.16亿元,存货减值3234.1万元,商誉减值1129万元。

在坏账中,最高的比例是上海东汉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汉发展”)1.57亿元预付款的100%拨备,因为对方自身的经营状况不佳,信贷恢复更加困难。大。

为此,深圳证券交易所陆续发出了关注函,监管函和询问函,指出是否利用关联方做空上市公司。

东北制药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年度查询函的回复表明,2016年7月,东方药业及其控股子公司东耀汉飞投资设立上海一东投资合伙公司(以下简称“一东投资”)并获得上海证券。自由贸易区。工商局颁发营业执照,其业务范围包括销售管理,工业投资,化学产品以及硬件和其他产品的销售。

在颐东投资成立之年,东汉发展的贸易采购额为1.84亿元,2017年贸易采购额为1.01亿元。考虑到前两年的合作基础,双方于2018年就扩大贸易规模问题达成协议,并于2017年底签订了1.59亿元化学品购销合同。一东投资将资金全部预付给东汉发展。

东汉发展为相关资产提供反担保。抵押物包括个人财产和湖南汉景瑞氨基酸有限公司的股权,估值分别为4000万元和3000万元。

然而,在2018年,东汉发展的运作突然陷入困境,没有按合同规定供应,并且由于财政限制,不可能退还颐东投资的预付款。

东北制药表示,公司从东汉金融发展中了解到,截至2018年11月30日,东汉发展的净资产为2032.3万元,货币资金仅为26.69万元,固定资产为475,200元。元。还款计划和承诺无法兑现。

上述提供反担保的资产也难以行使。东北制药表示,房产抵押和双方债务不同于民事法律关系,抵押权人是派出一东投资代表的个人。这种担保存在不确定性;湖南汉京瑞氨基酸有限公司已多次停产。资产的存在已被扣押,无法通过司法拍卖处置抵押股权。

但是,通过比较东北药业的年度报告和对询问函的回复,可以清楚地看出它是不一致的。东北制药的2016年和2017年年度报告列出了前五大供应商的名称,并没有东汉发展的影子。 2016年,东北制药从最大的供应商西安扬森药业有限公司购买了1.23亿元人民币。然而,在其年度调查信中,它表示子公司一东投资已经购买了1.84亿元原材料用于东汉的开发。超级第一大供应商。 2017年,东北制药表示,东汉发展采购的原材料数量为1.01亿元,同年第四大供应商的销售额为8227.5万元。

老怀疑是关联方

记者发现,东汉的发展与东方药业,东飞汉飞的医药子公司在信息方面存在高度重叠。

根据工商注册信息,东汉发展的注册地址为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710号3楼B区343室。东飞汉飞的注册地址为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710号306室; 2018年年度报告中间,东汉发展与东耀汉飞的沟通地址为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450号2111室。电话号码相同,邮箱也一样。

7月30日下午,记者走访了上述地址,发现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710号三楼已成为社区活动中心。它刚刚进行了翻新,没有东汉发展和东飞汉飞的痕迹。公司名称显示在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450号2111室,是上海汉飞化学试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飞化工”)。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公司股东分别为朱培红和苏凤琪,分别持有60%和40%,法定代表人为朱培红。汉飞化工持有东飞汉飞35%的股权,朱培红是东飞韩飞的法定代表人。

事实上,东汉的发展和中医韩非也与主要人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东汉建国初期,有三个股东,六维70%,苏迎春20%,孔庆义10%。苏迎春还持有东飞韩飞25%的股权。 2016年6月,苏迎春转让东汉发展股权。此外,上述三人还与东飞汉飞的股东及法人代表共同成立了公司,包括湖南天成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天成”),东北制药的另一供应商。湖南天成2015年度报告显示,朱培红持有公司50%的股份,苏迎春和刘炜均持有公司6%的股份。 2016年,朱培红退出湖南天成,苏迎春持有80%的股份,成为实际控制人。刘炜仍持有6%的股份。 2018年9月,苏迎春和刘炜将股份转让给陈立平。 2018年11月,陈励勤勇敢地接管了潘曼并接受了东汉100%的股权。

巧合的是,2018年,东北制药还为湖南天成债务人民币6,686,300元,预计将无法收回,100%的坏账。

那么,对于化工产品和原材料等商品,东北制药为什么不直接从东汉购买,而是通过成立亿东投资?为此,深圳证券交易所也质疑了颐东投资的商业模式。然而,东北制药的回复再次与之前的公告相矛盾。

在颐东投资成立时,东北制药的投资公告显示,公司成立的目的是在健全投资的基本原则基础上开展相对低风险的投资业务。然而,在沂东投资获得营业执照的月份,其业务范围扩大到包括化学产品和农产品销售。截至目前,益东投资尚未开展任何投资业务。

针对深圳证券交易所,东北制药表示,建立一东投资的目的是购买,存储材料短缺,进行贸易和大宗化工产品采购。 Northeast Pharmaceutical没有解释Yidong Investment是否改变了其商业模式。

应收账款超过20亿

除了提供东汉发展预付款坏账外,东北制药还向上海汉飞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飞生化”)和上海智多星实业有限公司支付了3,340,800元。 (以下简称“知都行业”)。元和的应收账款为人民币9,402,200元,需追加100%的坏账准备。应计利润的原因还在于对方自身的经营状况不佳,债权人的权利恢复更加困难。

记者注意到,汉飞生化曾是东北制药的关联方,曾一度持有东飞汉飞35%股权,并于2016年6月退出。此前,东北药业并没有向汉飞生化销售商品。关系解除后,东方药业向汉飞生化销售了3435.9万元商品,截至2017年底,仅返还了131.1万元,其余应收账款于2018年底成为坏账。

事实上,在2019年4月30日之前,朱培红持有韩飞生化的10%股权。注册地址位于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710号3楼A区097室。

截至2018年底,东北制药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8.48亿元,比2017年末增加30.36%。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这一数字已上升至21.78亿元。元。

应收账款继续增加,货币资金占总资产的比例在下降。因此,东北制药的资产质量持续下降。

2018年7月,东北制药是沉阳市唯一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企业,并将辽宁方大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辽宁方大集团是东北制药的控股股东。

今年4月,东北制药公司在混合改革后交出了第一份成绩单。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分别上升至74.67亿元和1.95亿元,分别增长31.54%和64.04%。

然而,记者注意到东北制药在2018年扣除后并没有上升和下降,这是4216.9万元。在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中,拆迁补偿金额达到1.32亿元,政府补助金达到5233万元。

2019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增长7.84%和10.13%,东北制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为14.6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09.15%。

虽然资产方质量下降,但债务方面的压力正在上升。截至第一季度末,东北制药仍然承担28.58亿元的短期贷款,而账面货币资金仅为13.82亿元,不到生息负债的一半。

在回复年度查询函时,东北制药表示已经清除了汉飞生化,东汉发展和知多星的应收账款程序,并采取了诉讼财产保全措施,但截至回复时,在调查时,仍然没有诉讼结果。

主编:覃肄灵



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sapbj.org 技术支持:广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