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闻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门难进,脸难看,人难见,事难办”……看邓颖超如何改进政协机关作风

昨天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报我想分享

△卞晋平

我于1984年12月20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工作。当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刚刚走出“文化大革命”并恢复工作,有很多问题不符合人民政协的快速发展要求。最重要的是,工作人员的一些“左”思维方法和工作方法仍有残差,新的年轻同志对统一战线的历史和传统知之甚少。因此,在具体工作中,他们不了解统一战线。人民政协工作的特点,不了解统一战线协商会议工作的政策,以及不参与政协工作的方法,都偏向于政策控制,工作方法简化,无动于衷。在接待会员。一些政协委员和地方政府协调同志说,我们的机关是统一战线的挨家挨户。 “门难以进入,脸很难看,人很难看,而且很难做到。”

1983年6月,邓颖超同志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主席。那个时候,党都打电话给对方,并没有打电话给这个位置。邓主席的风格是民主和平易近人的。因此,全国政协委员和政协官员,无论年龄大小,都亲切地称她为邓大姐。

1986年6月18日,邓女士来到全国政协机关会见全体工作人员。她就全国政协机关改革和机关方式的改进发表了强烈的讲话。采访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礼堂举行。那时,政府有100多名工作人员,我就是其中之一。那年我32岁,我是研究室理论系的副主任。我属于那些没有在政协长时间工作的年轻人。

邓小姐从一开始就说,她希望政协机关能够成为一个充满活力,民主,高度协商的机关。她说这件事已经在她心里已经三年了。她明确指出,我们的器官必须改革,我们的风格必须改革。我们的政协机关必须有明显的重大变革,改革和工作作风要有很大的进步。

改革从哪里开始?邓女士主要谈到了三点:

首先,共产党员和非党员干部必须下架,但首先,共产党干部应该放下架子。她批评许多共产党员认为他们是党员,他们是优越的。一些党员在某些方面感到自豪和自满。除少数人外,一些党员的范围和联系范围很窄。当其他人接近时,他们很少与其他人谈判,很难与其他人聚在一起。她要求全国政协的共产党员主动积极接触其他同志,特别是党外的同志,这样当他们看到你时,他们不会避免走开,他们不希望别人皱眉他们提到你的名字。这是为了让人们总是想和你说话,说话,并且觉得你很平易近人。例如,她说,当她第一次参加政协会议时,她收到一条说明说,未来政协的工作是最忌讳的,没有人能说最后的决定。她总是记得这句话。邓女士强调,我们不应该把共产党员的四个字当作金牌,认为他们比人民高,指责和指导他人,他们有最后的发言权。

二是人民政协机关要密切联系群众。邓女士指出,在政协工作的共产党员应该符合人民政协的特点。人民政协的特点是什么?这是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合作与合作,交朋友。我们必须把这四句话作为我们体制改革和改进工作作风的重要指导思想。她说,为了促进民主,我们必须与他人谈判。在日常工作中就是这种情况,大问题应该是一样的。一个人有最后的发言权,是一个孤独的人。现在,除了党内的讨论之外,我们党的所有重大事件都必须与民主党派和非党派民主党人讨论。邀请党外各方来论坛征求意见。她说一个人的想法不如两个人好,两个人不如三个人,三个人不如四五个人。我们必须善于倾听不同的意见,尤其是倾听对自己的批评和与自己不同的看法。

邓女士再次强调,全国政协要抓好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合作与合作,与四大事件交朋友。这应该是全国政协全党监督检查,改革和整顿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他们进入组织时,有必要让外人与其他器官感觉不同。整个组织都很活跃。每个人都敢于说话,敢于争辩,在会议上发言,并在会议之外争辩。这种趋势应该逐步培养。否则,没有办法与他人合作。她说,共产党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在人民政协中,“群众为群众”的原则比其他地方做得更好。这就是她关注民主问题的原因。

第三,要搞好政治协商。邓女士指出,政治协商会议诞生于中国革命的实践中。在共产党领导的其他国家和其他党派领导的国家中,没有这样的组织。政治协商的主要任务是吸收更多的人来讨论事情,并通过广泛的民主和更大的民主做出最终决定。她说,新中国成立以来,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日益壮大。无论中国人民政治全国委员会,政协都不怕大,也不怕杂。它害怕它不会大而且萎缩。我们在统一战线上工作的同志必须做好宣传和口译工作。

最后,邓大杰要求必须刷新政协机关的同志,做好事情,不要紧迫,反对官僚作风。中国共产党的每一位成员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必须与党外人士建立良好的关系。他们应该与他人讨论和谈判。像朋友一样,不要坐在那里做生意,就像做什么一样。她还说,有必要养成以谦卑和冷静倾听人们不同意见的习惯。即使它涉及两个人,你应该先咨询两个人讨论。

在邓颖超主席的大力倡导和推动下,政协机关作风迅速转变。时任全国政协秘书长的周绍峰认真处理了一些同志在同委员或地方政治协同人员打交道时暴露出来的问题。同时,他加强了全区统一战线的理论和政策教育,大力整顿全区统一战线的工作作风。他向机关各工作部门提出,要反映、报告、请示社会各界人士的诉求。他不能简单地说“不”。一些不适合现在工作的同志,也被机关党组调整了。这一时期,机关干部作风优良的事例不断涌现。

例如,邓大姐演讲后不久,我第一次参加了政协委员来访团的服务。其中一位同事是一位女同志,是我军高级将领的后裔。我们开玩笑地称她为“姐妹”。正是这位女士帮助了一位80多岁的非党员,甚至用手清理了她内衣里的排泄物。另一位女同志,从民主党转为政协委员,帮助一位老年人心脑血管后遗症。为此,她主动放弃了许多难得的探访。另一名少数民族干部在政协委员陪同下参观时,仍将在暗穴中集中观察和关心政协委员。当一位老人突然晕倒摔倒时,他迅速做出反应,上前抱住他,避免了一场危险的事故。

这些都是我在工作中无意中看到的。此类案件在全国政协机关屡有发生。一些政协委员给政协机关写信,称赞我们的一些干部作风好。

在我的一生中,我是一名工人和一名大学教师,但我在全国政协工作才30多年。邓大姐的讲话影响了我在政协30多年的工作作风,并敦促我不时检讨自己的言行。

记者:韩雪

编辑:不用担心

评论:周佳佳

收集报告投诉

△卞晋平

我于1984年12月20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工作。当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刚刚走出“文化大革命”并恢复工作,有很多问题不符合人民政协的快速发展要求。最重要的是,工作人员的一些“左”思维方法和工作方法仍有残差,新的年轻同志对统一战线的历史和传统知之甚少。因此,在具体工作中,他们不了解统一战线。人民政协工作的特点,不了解统一战线协商会议工作的政策,以及不参与政协工作的方法,都偏向于政策控制,工作方法简化,无动于衷。在接待会员。一些政协委员和地方政府协调同志说,我们的机关是统一战线的挨家挨户。 “门难以进入,脸很难看,人很难看,而且很难做到。”

1983年6月,邓颖超同志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主席。那个时候,党都打电话给对方,并没有打电话给这个位置。邓主席的风格是民主和平易近人的。因此,全国政协委员和政协官员,无论年龄大小,都亲切地称她为邓大姐。

1986年6月18日,邓女士来到全国政协机关会见全体工作人员。她就全国政协机关改革和机关方式的改进发表了强烈的讲话。采访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礼堂举行。那时,政府有100多名工作人员,我就是其中之一。那年我32岁,我是研究室理论系的副主任。我属于那些没有在政协长时间工作的年轻人。

邓小姐从一开始就说,她希望政协机关能够成为一个充满活力,民主,高度协商的机关。她说这件事已经在她心里已经三年了。她明确指出,我们的器官必须改革,我们的风格必须改革。我们的政协机关必须有明显的重大变革,改革和工作作风要有很大的进步。

改革从哪里开始?邓女士主要谈到了三点:

首先,共产党员和非党员干部必须下架,但首先,共产党干部应该放下架子。她批评许多共产党员认为他们是党员,他们是优越的。一些党员在某些方面感到自豪和自满。除少数人外,一些党员的范围和联系范围很窄。当其他人接近时,他们很少与其他人谈判,很难与其他人聚在一起。她要求全国政协的共产党员主动积极接触其他同志,特别是党外的同志,这样当他们看到你时,他们不会避免走开,他们不希望别人皱眉他们提到你的名字。这是为了让人们总是想和你说话,说话,并且觉得你很平易近人。例如,她说,当她第一次参加政协会议时,她收到一条说明说,未来政协的工作是最忌讳的,没有人能说最后的决定。她总是记得这句话。邓女士强调,我们不应该把共产党员的四个字当作金牌,认为他们比人民高,指责和指导他人,他们有最后的发言权。

二是人民政协机关要密切联系群众。邓女士指出,在政协工作的共产党员应该符合人民政协的特点。人民政协的特点是什么?这是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合作与合作,交朋友。我们必须把这四句话作为我们体制改革和改进工作作风的重要指导思想。她说,为了促进民主,我们必须与他人谈判。在日常工作中就是这种情况,大问题应该是一样的。一个人有最后的发言权,是一个孤独的人。现在,除了党内的讨论之外,我们党的所有重大事件都必须与民主党派和非党派民主党人讨论。邀请党外各方来论坛征求意见。她说一个人的想法不如两个人好,两个人不如三个人,三个人不如四五个人。我们必须善于倾听不同的意见,尤其是倾听对自己的批评和与自己不同的看法。

邓女士再次强调,全国政协要抓好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合作与合作,与四大事件交朋友。这应该是全国政协全党监督检查,改革和整顿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他们进入组织时,有必要让外人与其他器官感觉不同。整个组织都很活跃。每个人都敢于说话,敢于争辩,在会议上发言,并在会议之外争辩。这种趋势应该逐步培养。否则,没有办法与他人合作。她说,共产党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在人民政协中,“群众为群众”的原则比其他地方做得更好。这就是她关注民主问题的原因。

第三,要搞好政治协商。邓女士指出,政治协商会议诞生于中国革命的实践中。在共产党领导的其他国家和其他党派领导的国家中,没有这样的组织。政治协商的主要任务是吸收更多的人来讨论事情,并通过广泛的民主和更大的民主做出最终决定。她说,新中国成立以来,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日益壮大。无论中国人民政治全国委员会,政协都不怕大,也不怕杂。它害怕它不会大而且萎缩。我们在统一战线上工作的同志必须做好宣传和口译工作。

最后,邓大杰要求必须刷新政协机关的同志,做好事情,不要紧迫,反对官僚作风。中国共产党的每一位成员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必须与党外人士建立良好的关系。他们应该与他人讨论和谈判。像朋友一样,不要坐在那里做生意,就像做什么一样。她还说,有必要养成以谦卑和冷静倾听人们不同意见的习惯。即使它涉及两个人,你应该先咨询两个人讨论。

在邓颖超主席的大力宣传和推动下,全国政协的作风迅速发生了变化。当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秘书长周绍珍认真处理了一些同志在处理会员或地方政府协调方面遇到的问题。同时,他加强了整个组织的统战理论和政策教育,大力纠正了机关的工作作风。他向各机关的各个工作部门提出建议,反映,报告和要求各界人士的要求。你不能简单地说“不”。政府党组还调整了一些不适应当前工作的同志的立场。在此期间,不断提出政府干部良好做法的例子。

例如,邓大姐演讲后不久,我第一次参加了政协委员来访团的服务。其中一位同事是一位女同志,是我军高级将领的后裔。我们开玩笑地称她为“姐妹”。正是这位女士帮助了一位80多岁的非党员,甚至用手清理了她内衣里的排泄物。另一位女同志,从民主党转为政协委员,帮助一位老年人心脑血管后遗症。为此,她主动放弃了许多难得的探访。另一名少数民族干部在政协委员陪同下参观时,仍将在暗穴中集中观察和关心政协委员。当一位老人突然晕倒摔倒时,他迅速做出反应,上前抱住他,避免了一场危险的事故。

这些都是我在工作中无意中看到的。此类案件在全国政协机关屡有发生。一些政协委员给政协机关写信,称赞我们的一些干部作风好。

在我的一生中,我是一名工人和一名大学教师,但我在全国政协工作才30多年。邓大姐的讲话影响了我在政协30多年的工作作风,并敦促我不时检讨自己的言行。

记者:韩雪

编辑:不用担心

审核:周家佳

净水器



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sapbj.org 技术支持:广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