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闻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招行原行长马蔚华:在中国资本市场 “资本向善”备受追捧

?

当然,卸任总统后,仍有机会继续从事财务工作,但我认为在这一生中对社会责任做些事情可能更有意义。 10月16日上午,在“中国社会企业影响力与投资论坛2019年年会”上,深圳国际慈善学院董事会主席,招商银行前行长,名誉主席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主席马卫华接受了近年来逐渐升温的企业社会责任问题《金融投资报》接受记者采访。

有影响力的投资理念正在逐渐普及

“我在任职期间提倡社会责任。我们也发起了中国最早的社会责任联盟。当时,只有跨国公司从事社会责任。这在中国仍然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概念。”联盟成立时,马卫华表示感谢:“从那时起,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当时的概念已经为当今的大多数企业所接受。至少我们有成千上万家发布了社会责任的公司报告,社会。责任已被越来越多的公司(尤其是金融公司)接受,我们的企业社会责任也在不断发展。”

马未华提到的社会责任联盟于2006年10月在北京大学成立,致力于整合企业内部个人公益行为。业内人士认为,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尽管中国企业的社会责任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我们的社会问题太多了,社会责任感还不够。”马卫华告诉《金融投资报》。2015年,联合国启动了可持续发展计划。根据联合国的17个目标,新兴市场每年需要大量资金。公共部门,政府部门和慈善捐赠只能解决3.9万亿美元总额中的三分之一,而如何解决其余部分则是他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马卫华说,经济活动和投资中存在许多问题。如果每项投资都发生,那么既考虑经济收益又考虑社会和社会影响,社会问题将变得越来越小,这种投资被称为影响力投资。这样的公司应该称为社会企业。我们需要鼓励影响力投资,我们需要鼓励越来越多的此类公司一方面促进社会问题,另一方面促进可持续发展。

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他说,解决具有商业问题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是可持续的。 “正如德鲁克所说,所有社会问题只有在转变为有利可图的业务问题后才能解决。”他在日记《金融投资报》上回忆说:“当我在深圳第一次谈到这个想法时,当时是给深圳市政府和一些社会组织的。最初预期是两三百人,超过1500人参与,这表明,这种陌生的投资理念虽然不为人所知,却得到了人们的关注,很多人意识到了这个道理,我认为影响力投资理念与中国经济由高速向高质量的发展是一致的,也是符合中国的主要矛盾。”

“资本至善”在中国资本市场受到高度追捧

在谈到资本市场对影响投资的关注时,马卫华向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我们的社会责任联盟在过去五年中创造了'伊利99指数',而神户300指数则创造了99。负责任的股票,其过去五年的回报率已经超过了所有指数,例如中国的深圳和上海300以及上海证券交易所50。这表明,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资本不是赢利,但此事将被动员。越来越多的企业走这样的道路,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和青睐,这是社会发展的趋势。”

同时,他还向《金融投资报》记者透露,已经有一些基金公司准备使用“亿利99”作为指数基金和ETF产品。 “应该说,我们最近已经联系了包括华尔街在内的世界上一些资本市场。它们仍然很感兴趣,进展很好,我们正在积极地推动这一问题,并且得到了各方的关注和支持。”

资本是一把双刃剑。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中,客观上存在着“以资本变善”和“以资本变恶”,频繁的暴力雷声问题也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对此,马卫华告诉记者《金融投资报》:“资本市场的雷声是一种风险敞口。在资本市场商业化发展的过程中,风险是不可避免的。监督的责任。但是,我感到整个社会与良好社会之间并没有矛盾。所以许多公司和人员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投资资本市场的基础是什么?马卫华将其归因于“价值观的变化”。他说,资本追求毅力99的原因是,许多公司关注自身的经济回报以及社会责任。越来越多的公司关注ESG(作者注:指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这一概念主要用于对社会负责的投资领域,它是与公司可持续发展有关的三个主要方面,是投资者进行“投资分析和决策中的主要非财务因素”,披露自己的社会责任,自己的社会责任报告和社会责任委员会,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社会责任行列,“包括“千禧一代”的年轻人在内的欢迎趋势,我认为他们对社会责任的关注比我们这一代人更加清楚。”

技术助力企业履行社会责任

如何解决影响投资的问题?马卫华到《金融投资报》记者说,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技术力量的运用。

“我举一个小例子,例如普惠金融,我们可以将其视为一家社会企业,我们使用有影响力的投资来支持普惠金融,让他为更多的贫困农民服务,但是这种普惠金融是解决方案。他说,但是在技术和技术的帮助下,行业中可能存在许多问题。人工智能,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客户的风险,降低成本并获得更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与此同时,他还说技术力量可以用于影响力投资的许多方面,例如解决贫困问题。 “许多贫困山区不是因为自身能力,而是由于自然条件。在某些土地上,我们可以使用技术来解决它们的再生问题,水问题和种植问题。这些问题都是技术授权。现在我们变得越来越富裕。借助技术的力量,这就是我们影响力投资所需要的。”

“如果将影响力投资作为一种频谱,一种是慈善捐赠,另一种是商业投资。在两者之间,接近完全取决于您自己的选择。”他说,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特点。个性和追求,但只要它们在区间内,它们都是社会企业。

除此之外,马卫华还提到公共福利价值观的核心是古汉语所说的正义与利益相结合。公义是有意义的,而盈利是靠支持来维持的。正义与利益意味着经济必须有回报,它不能迷失,它不能是非商业性的,另一种是具有社会影响力。 “过去,福特曾说过,好公司与好公司之间的区别是:好公司可以为社会提供优质的产品和优质的服务。一家伟大的公司不仅可以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而且可以使世界变得更美好,这就是价值。”

如何量化公司的“正义”?他对《金融投资报》记者说:“我们的联盟有一个专家委员会,并且有一套评估正义和利益水平的指标,但是从长远来看,联合国已经建立了可持续发展委员会,是使用17个指标构成的标准。”

“如今,越来越多的优秀公司不是在最大化股东利益,而是在最大化社会利益。我感觉很好。”在谈到未来时,马卫华告诉记者,企业不仅为股东服务,而且应该承担社会责任,这种价值将涉及越来越多的人。

(原标题:招行原本的马维华:在中国资本市场上,“以资本为善”受到了广泛追捧)

(编辑:DF378)

-



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sapbj.org 技术支持:广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