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闻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不想天天吹牛”:创业者退场 VR产业进入洗牌期

25个月后,范晓(化名)最终决定辞职,离开虚拟现实(VR),这是一家一年前在首都浪潮中跳舞的初创公司。

"我不想每天凭良心吹牛。"在电话中,他愤怒地告诉记者,六个月前,他还在中央电视台摄像机前冷静地交谈,对自己的公司充满信心。

虚拟现实的虚拟之火始于2014年。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为虚拟现实初创公司Oculus支付了20亿美元,然后他主张虚拟现实的“第一年”已经到来,引发了全球资本热潮。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虚拟现实/虚拟现实风险资本达到10亿美元(29家公司获得融资)

然而,据国外科技媒体报道,今年第一季度全球虚拟现实/虚拟现实风险投资仅为2亿美元(共有26家公司获得投资),下降了80%

“不想天天吹牛”:创业者退场 VR产业进入洗牌期

虽然2016年的高数据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增强现实公司Magic Leap获得了近8亿美元的融资,提高了整体水平,但更多的证据表明虚拟现实不再是技术市场的宠儿。

今年3月,Oculus创始人莱克基宣布辞职。后来,Oculus内容总监杰森?鲁宾宣布,他将关闭两年前成立的虚拟现实视频中心Oculus Story工作室3354。

在大洋彼岸的中国,范晓的公司曾经让投资者每周来公司两三次,但今年,从元旦到现在,只有一次。

赤裸裸的真相

“不想天天吹牛”:创业者退场 VR产业进入洗牌期

“从去年7月的新闻发布会到现在,总共发运了不到2000台,其中回报率高达30%-40%,早期甚至高达50%。”这是范晓公司的现状。

这背后有行业原因。虚拟现实行业作为一个技术集成行业,硬件制造商几乎没有技术基础。他们基本上与几个固定的上游组件供应商合作。整个行业都在等待高通小龙芯片的升级,这与手机行业有些相似。

当上海乐翔科技有限公司去年3月在中国发布第一台消费级VIP VR一体机时,VR员工对记者开玩笑说,“这是要把三星银河S6手机拿走,放到头盔里。”

无论是三星Exynos 7420处理器还是三星AMOLED 2K屏幕,这台一体机的核心组件几乎都是银河S6的配置,除了头盔的外观。

这种行业现象,一方面导致虚拟现实公司的硬件研发无法自行控制节奏,另一方面无形中提高了硬件成本。

范晓做了这样的比较。根据市场研究公司Super Data的研究数据,宏达电2016年发运了42万副Vive虚拟现实眼镜,硬件成本约为4000元。然而,范晓公司的年出货量不到宏达电的十分之一,而其硬件成本高达2000多元。

由校党委杜汉清副书记牵头



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sapbj.org 技术支持:广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