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闻网
科技前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新一代大学生走出校门参与社会调查沉下去触摸30年

●社会调查是了解中国的起点

●2003年华中农业大学毕业后,站在30年的节点上,新一代大学生从“认可”开始写“责任”字

新一代大学生走出校门参与社会调查"沉下去"触摸30年

徐本禹选择支持贵州教育。2004年,他的事迹感动了中国。从那以后,他一直在鼓噪农村教育。促使他“沉沦”的是他大三时在贵州贫困山区的一次社会实践。图为徐本禹(中学)和贵州大石直小学的学生在一起。李木易

清华大学李强:《乡村八记》“年轻一代热爱这片热土”

“一个二年级大学生如此关心农村真是罕见。”2005年4月28日,温家宝总理在给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静宜的回信中写道。

温总理表扬的大二学生是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李强。那年冬天,他利用春节假期回到家乡调查,形成了一份长长的调查报告,一份《乡村八记》,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在第一本书《农民家庭年收入和支出明细账》中,李强详细记录了一个农民家庭一年的收入和支出。在第二本书《村里的智者》中,李强采访了村里的老支书,了解村民的生活和教育。“改革开放以来,村民的生活水平确实有所提高。每个家庭都有电视,60%的家庭有电话,三分之一的家庭有摩托车或农用车辆。”与此同时,“高教育成本已经让大多数农民不堪重负”。

农业发展、县城中学参观和“青椒镇”信息……这八条记录涵盖了农村政治、经济和社会的方方面面。调查很深入,写作也很简单。更难得的是,这本书充满了对土地和村民的热爱。正如范静宜所说,这是“愿意沉下去了解中国”。

[语感]

社会调查可能是改革开放后出生的年轻人更多了解中国的开始。我相信大多数像我这样的人,在深入社会后会受到极大的震惊和教育,这将影响我们未来的生活发展目标。

在2008年的中国,发生了很多伟大的事情。我们的年轻一代热爱他们脚下的热土,为中国今天取得的成就深感自豪。

李强

北大爱社:留守儿童调查

“一角是开始”

“当你寂寞的时候,你最想念谁?”“你认为你有许多优点还是缺点?".45道选择题和41道问答题。2007年暑假,北京大学爱心协会来到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东沟乡邦家湾村和龙义村,通过问卷调查和深入访谈提纲了解当地留守儿童的状况。

“孩子们离我们很近。这是一次友好的谈话。”调查负责人李红梅说道。

"每两个月一次,每次两分钟"和"一共打了8个电话",两个孩子非常清楚地记得他们和父母的联系,他们希望和外面的父母保持联系。调查发现,受访的绝大多数留守儿童都充满了学习的主动性和热情。留守儿童在独立、勇敢、自信和感恩方面表现更好,但他们在人际关系和安全感方面仍需加强。

北大爱心协会成立于1993年。这是中国第一个由大学生组织的志愿服务协会。它有1100多名成员,分为4个实践小组:儿童、残疾人、校园和老年人护理。每周的志愿活动定在16-20。

社会调查可能是改革开放后出生的年轻人更多了解中国的开始。我相信大多数像我这样的人,在深入社会后会受到极大的震惊和教育,这将影响我们未来的生活发展目标。

也许,我们所看到的只是现实社会的一个角落,我们所理解的甚至是这个“角落”的一个角落,但这毕竟是一个有益的开端。

复旦张兴瑞:关注“夹心阶层”

复旦张兴瑞:关注“夹心阶层”

相对高收入群体购房压力更大,却享受不到住房保障

相对高收入群体购房压力更大,却享受不到住房保障

据报道,该课题已获上海市政府决策专家批准,研究成果将通过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发送至相关部门。接下来,张兴瑞将完成年轻白领住房需求模型的构建和实证计算测试。

[感言]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为了让你周围的世界变得更好,你必须首先了解这个世界。正是这个简单的想法促使我参与组织了5次农村调查和4次城市贫困人口调查。我相信一句谚语:“人生最重要的选择是接受现状或承担改变现状的责任。”

张兴瑞

全国人大朱培贤:聚焦“新户籍政策”

“用自己的眼睛看社会”

一个媒体事件引起了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朱培贤对家乡户籍改革制度的浓厚兴趣。这是河南省郑州市2004年停止的“新户籍政策”。是什么导致这项措施在启动后的第二年不得不停止?户籍改革的方向在哪里?有了这些问题,她回到了家乡。

通过对政府官员的走访,朱培贤发现实施“新户籍政策”的主要动力来自郑州市政府对城市发展的要求。然而,在对“城中村”庄妍村的居民进行个人访谈和结构化访谈时,她发现居民对户籍改革并不十分热心,对户籍的需求主要集中在与其自身利益相关的领域,如儿童教育和求职。"政策的内容与人民的需求不协调、不统一."在调查报告中,她总结道。

在此基础上,朱培贤对户籍制度改革进行了深入思考。“账户应该是中性的。户籍管理的主要功能是进行人口调查和统计,并提供准确的人口信息。”她说:“消除户籍的附加值,打破城乡壁垒,平衡各方利益,应该是我国户籍制度改革的主要目标之一。”

[感言]

“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80后”既幸运又快乐。“80后”也肩负着沉重的责任和希望。我们更愿意用自己的眼睛看待社会。

我经常和我的朋友们分享一句话:“要做出贡献,必须脚踏实地,不要太看重效率,否则就会成为一个错误的结果。说到修德,我总是想从空虚的地方建立我的基础。如果我欣赏这种声音,我会化为乌有。”

朱培贤

youtube.com



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sapbj.org 技术支持:广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