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闻网
科技前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专家:农村义务教育,尽快补齐短板

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报告指出,“要促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努力使农村地区的每一个孩子都能享受到公平和优质的“”义务教育。尽快编好短板

来宾:

邓友超(中国教育科学院教育理论研究所所长)

王峰(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综合研究室主任)

袁桂林(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袁英科(华北电力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

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报告指出,“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 .努力让每个孩子享受公平和优质的教育”。中国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到2020年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薄弱环节和短板在农村和偏远贫困地区,如中西部地区的贫困岛屿。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为我们指出了前进的道路。那么,我们如何理解“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下一步该如何开展这项工作?日前,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谁也不能少”

记者:为什么十九大报告强调“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

袁桂林:这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首先,一些农村地区的义务教育问题仍然非常突出。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中国教育取得了历史性进步。总体发展水平跃居世界首位,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3.4%。然而,少数农村地区,特别是沿着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边界的贫困岛屿地区,仍然在不同程度上辍学。实现到2020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5%的国家目标仍然面临严峻挑战。

第二,十九届全国代表大会提出的“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是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工作的深化。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扶贫放在治国的重要位置,教育和扶贫的重要性一再得到强调。例如,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号文件,要求到2020年“大幅减少留守儿童现象”,并对农村留守儿童进行全面调查。这是前所未有的,意义重大。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五年里,中央政府已经开始使用“村”的概念,如“农村教师支持计划”。与“农村”相比,“村”不包括县镇所在的城关镇,而是指乡镇以下的区域。这一概念的使用反映了精确的减贫。

第三,进一步响应广大农民的迫切期望。“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完全符合广大农民的愿望。特别是要加快城乡义务教育学校建设标准的统一,教师编制标准的统一,学生人均公共经费基准定额的统一,基本设备配置标准的统一,以及“两免一补”政策。到2020年,城乡二元结构壁垒将基本消除,当前改革的关键将得到准确把握。

记者:“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主要有哪些方面?

邓友超: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需要不少于一个”。搞好农村义务教育是本课题的意义所在。目前,农村义务教育在一定程度上是“空、弱、散”的,必须尽快弥补。从“空”的角度来看,有必要解决“人到校”的问题,控制辍学现象,进一步加强巩固

王峰:2016年,中国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为93.4%。考虑到辍学者主要集中在农村学生和流动儿童,这个数字仍然令人不安。初中和小学生辍学,既因为学生的教学方法、态度和素质“不愿学习”,又因为学生的家庭环境“不能学习”。要打击这种“硬骨头”,必须改进教学管理,提高教师素质,及时帮助困难家庭和儿童,落实政府部门、村街道、家庭和监护人对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法律责任,建立责任追究机制。

邓友超:这个问题有“三个明确”,即当前形势明确。辍学的群体主要是初中生、移居城市的儿童和留守儿童。这个地区集中在老年人和年轻人交界的贫穷岛屿上。第一个原因是学习困难或疲倦。目标很明确: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九年制义务教育巩固率将达到95%,提高1.6个百分点。措施明确,今年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控辍保学提高义务教育巩固水平的通知》将全面实施,将制定“建设计划”,在不同地区、不同群体、不同原因、不同年份进行辍学控制和保留,以打击“苦干”。

记者:农村教师支持计划实施以来,取得了显着成效。如何进一步加强农村教师队伍建设?

邓友超:边远贫困地区的农村教师,无论老少,都是整个教学团队的“神经末梢”。它们的特点是分散、脆弱、敏感等。他们必须“来自低重心,有更多倾斜的收入,并对发展有强有力的支持”。从“进”的角度出发,要优化免费师范生和特殊岗位计划等政策,减少免费师范生的培养重点,加强地方师范院校的本土化培养,尽可能利用当地人做地方的事情,培养一专多能甚至全科的教师。从“熬夜”的角度出发,全面实施对毗邻贫困地区农村教师的补贴政策。补贴越偏远越穷,补贴就越高。职称评定、荣誉表彰等。也将向农村教师倾斜,以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从“教学好”的角度出发,引导农村教师参与课程改革,提高教育教学水平,坚决实行违反师德的“一票否决”制度。

王峰:建议进一步探索“县管学校”的实施,统筹县教师资源,充分利用大学毕业生、城市退休教师等人才资源。

哪里有村庄的复兴,哪里就必须有农村教育的复兴。

记者: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指出,我国的主要社会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对更好生活的需求与不平衡和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如何从“发展不平衡和不足”的角度理解“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这与教育改革的未来发展有什么关系?

邓友超:多年来,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城乡、地区、学校之间的教育不平衡依然存在。城镇拥挤、村庄空旷、择校热、课业负担重等问题仍然亟待解决。这些问题最终是由义务教育发展不平衡造成的。目前,人们不仅满足于“学习”,还追求“学习”。因此,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

人们对更好生活的日益增长的需求最终是质量问题。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反映了结构性问题。进入新时代后,教育应更加关注教育体系的结构性问题。从改善教育生态的角度来看,

邓友超:如果农村教育强大,农村文化和文明就会繁荣。如果要振兴村庄,就必须振兴农村教育。实施农村振兴战略,应明确农村义务教育在农村文明建设中的地位,积极发展农村社区教育和依托学校的老年教育,释放教育在农村文明建设中的整体功能。农村振兴战略是发展农村义务教育的大好时机。

王峰:“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是在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提出的。农村学校是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文明生活方式的重要阵地。农村教育在农村振兴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振兴农村教育的关键是提高教育质量。

袁盈科:“三农”问题的核心是人的问题。我们必须搞好农村九年义务教育,提高农村新一代的整体素质,使他们成为实施农村振兴战略的主力军。从这个意义上说,农村义务教育是农村复兴的基础工程和第一个工程。

责任编辑:梁炳清



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sapbj.org 技术支持:广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