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闻网
日期归档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分析师:美国降息通道开启概率较小 降息暂不适合中国

?

USDCNY.png

热点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金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端

新浪财经讯自2019年以来,全球贸易形势逐渐回暖。大多数市场对全球经济增长的下滑逐渐变得悲观。许多央行纷纷降息。目前,似乎存在“降低利率”的趋势。

特别是在7月底,美联储如期将利率下调25个基点,其次是新西兰,泰国,印度和其他央行。他们的主要立场是应对全球贸易问题和经济衰退的风险。另一方面,他们担心货币兑换。增加市场热钱炒作的空间。毕竟,今年降息的央行主要是在新兴市场国家。在其不健康的经济发展结构的基础上,保持警惕降息并顺应潮流是一种福气。

因此,关于中国央行降息的呼吁和辩论选择面临挑战,甚至是严峻的考验。作为新兴市场的焦点和关键国家,中国值得在“降价”中深入研究和论证,特别是在美联储降息之后。

1.在美国开设利率渠道的可能性很小

首先,必须明确的是,美元贬值是美国战略的核心,这有利于美国公司在市场上的竞争力,促进美国经济的发展;特朗普一再指责美联储,并表示他不希望看到强势美元;由于美元的整体波动性已经上升,因此对于美元的贬值已成为一个令人恼火的事实。特朗普的怀疑是一美元贬值的迫切需要和压力。

今年,市场猜测美国经济增长率正在下行,特别是近期美国个别指标,而且大部分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持悲观态度。但是,通过对美国主要经济指标的观察,特别是美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为2.1%,虽然低于前值,但仍然属于均衡增长率和正常水平;此外,就业市场相对稳定,股市积极调整和消除泡沫;虽然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有所下降,但已经连续三个月保持稳定在停滞和干燥的水平,这比主要发达国家要好;与出口同比增长率相比,连续三个月出现负增长;投资和消费积极稳定;这些说明了当前美国经济本身的基础,但外部风险正在扩大。

美国和欧洲两大经济体的强大优势足以维持美元的货币地位。不难推测舆论导向或协助美元下行;毕竟,美国推动美元贬值策略更难以实施,鲍威尔已将降息解释为保险利率下调,其主要目的是为了符合市场预期。这将缓解美元的上行压力。市场最终将突显美元的旧方式。抑制美元上行和美元贬值的性质是显而易见的。

3ae1-icapxpi3589506.png图1:美国季度GDP年增长率

这一降息是自2008年以来美国首次降息,目前2.25%的目标利率仍处于较低的利率水平。实际上,在美联储降息之前和之后;土耳其极端降息425个基点和新西兰50个基点的降息表明美联储的影响深远,许多央行都在密切关注,表明美国的外部结构面临风险实际上大于美国的内部因素。外部环境越多,美联储降息的预期就越强。

但是,一旦降息渠道开放,溢出效应的风险就会增加,这违背了美国保护自身经济的意愿。美国有许多缓解政策的工具,其应用和合作经验丰富。此外,商品市场监管方法精通;特别是近期金盛保护资本与石油供应之间的比较作为制造业的底部,凸显了美国的多元化和全面性。因此,美联储对另一次降息的预期仍然有限,而开放降息渠道的概率相对较低。

中国的经济基础是坚实的。短期调整仍然存在。

本月初,中国回应了美联储的降息措施。 8月1日,央行发布信息,表明中国目前的系统流动性处于合理水平。从数据来看,中国目前的经济相对较好,GDP增长率正在放缓至6%以上,这符合中国2019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分项指数显示第三产业贡献稳定;第一产业经济增长0.6 7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宣布49.7的价值优于前值,接近荣耀线; 6月份工业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个百分点至6.2%;通胀指数近期公布为2.8%,整体稳定;贸易出口下降,外国投资下降,国内投资放缓,消费增长显着。

中国的市场货币供应量继续增长,但外汇储备和房地产占主体,长期资金支持企业有限,股市代表资产价格表现不突出,公司的进一步融资能力是缺乏,整体市场流动性略差。中国的房地产,钢铁等支柱产业相对稳固。这是对中国经济转型的重要支持。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地位越来越强。目前经济增长率为6.2%,质量更高。

9add-icapxpi3592040.png图2:中国GDP季度利率

自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中国在2012年两次降息,2015年一轮降息。此后,中国宏观经济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特别是当通胀水平低于2%时,通货紧缩的风险正在上升;降息旨在释放流动性,刺激经济,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特别是中小企业。

目前,中国的短期贷款利率为4.35%,是中国利率历史上最低的,在新兴市场国家仍处于较低水平;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稳定性普遍比中国差,利率高,可以给予资金充足的投机;因此,降息是保护本国经济和保障本币汇率稳定所必需的;而中国目前的经济形势和通胀水平较高,而且对本币市场的信心支撑是关键,短期跟进仍然过于紧张。

中国和美国有不同的通胀需求。降息后不适合中国

稳定通胀一直是央行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之一。美联储的降息也表明其通胀继续低迷。 2019年以后,美国的年度CPI率一直低于2%的水平,但季节性调整后核心CPI年率稳定在2%的水平。这表明能源CPI在美国通胀指数中更为突出;就石油生产国的地位而言,其调节石油价格的能力不再像过去那样。这是美国间接调整消费者价格指数表现以混淆市场的手段。

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美国包括两个高科技产业,计算机和信息技术,其CPI指标,这两个指标都有长期负增长,这表明美国隐性通胀较高。 2012年,美联储将核心PCE年度增长率设定为2%作为长期通胀目标,并认为PCE可以更全面,更稳定地衡量美国通胀。 6月份,美国核心PCE公布的价值为1.6%,较前三个月反弹。它稳定吗?它随后进行观察。

总的来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是有偏见的,但实际上是温和的。这也符合鲍威尔关于此次降息,稳定和提振通胀水平或美联储政策调整需求和美元压力的保险评论;毕竟,美国监管石油工业的能力,即能源通胀,是非常突出的。必须仔细考虑并证明降息周期或与通货膨胀相关的利率大幅下调。

7905-icapxpi3595715.png图3:中国与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和利率比较

今年3月,中国的CPI年率回到2.0%以上,并继续温和增长。最新的7月数据为2.8%。这种通胀水平符合中国的经济增长需求;根据其子项目,食品价格上涨正在推动中国的CPI。指数较高的主要因素,其他子项更稳定;虽然中国的消费水平偏好,但食品价格飙升凸显,现货炒作农产品进一步增加消费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障碍。

因此,从通胀水平来看,中国的实际需求仍然取决于内部经济结构的调整。降息的需求并不大。刺激国内需求和控制粮食价格稳定尤为重要。中国和美国在过去20年的利率政策没有跟上降息的步伐。存在着自身经济的监管周期和复原力。目前尚不清楚美联储是否可以降息。中国的降息应该取决于自身的经济需求。这是中国经济的特点和个性。

总体而言,中国的经济基础稳定;但现阶段的结构调整面临一定阻力。中国金融业的发展相对成熟,也是改革开放的关键时期。需要总结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特别是当前外部经济和贸易环境给我们带来更大的压力。

另一方面,货币贬值后,中国的进口企业面临困境。与此同时,出口企业也难以成长。整体出口下降和订单减少是一个难题。小企业面临“缺陷”不足的可能性;加上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已经占领了中国一些行业的商品生产市场,中国企业自身的转型和寻找新的出口方向是当务之急。因此,要更加注重经济基础的巩固和自身问题的改革,以应对外部冲击的风险,合理运用现有的货币政策工具,保护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盲目跟随美联储的降息和全球降息是不可取的。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蒋伟新M

主编:郭健



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sapbj.org 技术支持:广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