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闻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中日安全专家热议海空联络机制运行:有推进仍待加强

标签主题:中日海空联络机制

10月26日下午,第十五届“北京-东京论坛”在五个分论坛上进行了讨论和交流。随着中日关系进入新时代,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出现了许多新的机遇,两国关系呈现进一步改善的势头。

其中,去年6月正式启动的中日海空联络机制是中日两国专家学者讨论的重点之一。

中日安全交流、紧急对话和渐进发展

几位与会的中日专家指出,中日安全关系在过去有所改善。中国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所研究员蒋新峰表示,在两国和双方领导人的共同努力下,中日关系现已恢复正常,中日防务交流取得了很大进展,如海军舰艇恢复互访、年轻军官恢复互访、海空联络机制正式启动。两国能够及时处理东海突发事件,在危机管理中发挥一定作用。

中谷元,日本前国防部长和众议院议员,补充说上述海空联络机制已于去年6月开始运作。

海空联络机制运行6个月后,据中国国防部网站报道,中日防务部门于去年12月26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了海空联络机制首次年会和特别会议。年会由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主任齐国伟和日本国防部国防政策主任崔明道洪共同主持。

会议期间,双方就两国海上安全政策、海空联络机制运作及下一步防务交流与合作坦诚深入地交换了意见。他们一致认为,该机制启动后的有效运作将有助于促进两国之间的相互信任。双方同意加快直接电话机制建设进程,充分发挥海空联络机制的作用,促进两国关系良好发展。双方将于2019年在日本举行该机制的第二次年度会议和特别会议。

今天,海空联络机制正式运作已经一年多了。

对此,日本自卫队前指挥官、日本联合造船公司(JMU)顾问吉田洋治(Yoji Yoshida)在“京东论坛”期间举行新闻发布会(在采访中,他承认中日防务关系正在改善,但同时,他坦率承认双方仍有许多未完成的工作。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吴怀忠说,中国和日本对东海问题显示出积极的解决办法。可以看出,海空联络机制正在实施,但两国首脑级和国防部负责人热线尚未建立,需要进一步实施。此外,关于2008年中日达成的6.18共识,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华时,双方已经达成共识,需要通过中日磋商逐步解决。

“日本非常积极地改善双方的安全关系。日本希望双方尽快决定如何继续下一步,并渴望与中国进行对话。”吉田告诉了这个激增的消息。

然而,对此,中国军事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前主任姚运珠(Yao Yunzhu)告诉《澎湃新闻》,日本是否积极改善与中国的防务关系,应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分析。

姚运珠补充说,例如,日本自卫队在管理危机、建立危机接触和危机沟通方面比中国更为紧迫,但双方在防务领域的实质性交流方面一直保持着渐进的态度,如联合训练活动、更多的人员交流以及军事院校的军事留学生交流。这确实需要公众舆论的基础。

关键是进一步改善安全关系,增进互信。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海军舰艇太原号访问了日本。16日在回家的路上,太原军舰和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驱逐舰“五月雨”(may rain)在东京湾以南海域进行了联合海上训练。这是八年后中日之间的首次友好联合训练。

不仅如此,太原船对日本的访问恰逢超强台风哈比比斯入侵日本。太原军舰立即悬挂了一面中日旗帜,上面写着“向受台风影响的人们表示哀悼,并希望灾区早日重建”

在两周后的“京东论坛”上,中谷元特别提到了这件事,他说许多日本人对中国的善意和日本人民表现出的担忧和友谊充满感激。

这是中日安全关系改善的缩影。然而,这种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仍然受到不小的阻力。

姚运珠告诉苏里新闻,中日在军事领域的交流曾经是有限的。首先,两国的国内政治基础仍然缺乏。第二,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一个完整的军队,而日本自卫队不是一个完整的军事体系,因此在对等交流中往往很难找到对应方。

江新峰还指出,中日安全关系在中日关系中仍然是短板,存在一定问题。两国之间的军事互信仍然相对缺乏。尽管海空接触机制已经启动,但仍存在一些潜在风险。不能完全排除双方船只和飞机之间发生意外摩擦的可能性。

为了避免摩擦和控制分歧,中日专家学者强调了增进两国互信的重要性。

中谷元指出,对中日两国来说,两国在安全方面有着共同利益,两国在全球和平与繁荣方面也负有重大责任。两国之间的国防交流正在改善中。应加强各领域的合作,形成互信,日中合作应提升到一个新的阶段。

上海日本学会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吴进安建议中日两国应该就提高透明度进行更多的交流。例如,日本的《防卫白皮书》主要由国防部国防政策局起草,而中国的国防白皮书由中国科学院起草。双方选派的人员可以定期交流,避免一些战略误判,通过求同存异获得更多共识。

在中日防务合作可实现的领域,中国国际战略研究基金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张拓生建议双方建立和发展有利于该地区和平发展的安全框架。最重要的是发展区域多边安全合作机制,如重启六方会谈,最终发展成为区域多边安全合作组织。

就中日两国而言,张拓生进一步补充说,本地区应建立一种互利、相互尊重的新型和谐、合作、平衡、稳定的关系。

美国还是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中日学者一起说:困难

在研讨会上,除了中日安全防务关系,美国宣布从《中导条约》撤军,以及在亚洲部署新导弹的可能性等问题也是与会专家关注的另一个焦点。

今年8月,在美国宣布正式从《中导条约》撤军后,美国国防部立即宣布将全面发展此前受条约限制的常规陆基中程导弹。同时,美国国防部长还表示,他希望尽快在亚洲部署新导弹。

根据美国先前的声明,在亚太地区,美国希望在500至5500公里的导弹射程内形成优势。根据其地理位置和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基地分布,日本、韩国和关岛是美国部署导弹的最有可能地点。

对此,女川吉田表示,在亚洲部署中国导航系统只是美国没有失去的一个选择。事实上,即使现在开始制造新导弹也没那么简单。目前,美国没有陆基常规中程导弹。这枚导弹的部署必须从头开始。吉田说,从目前情况来看,美国没有可能在日本部署新导弹。

姚运珠还表示,尽管美国从《中导条约》撤军后表示,有必要在亚太地区部署新导弹以应对中国的威胁,但重启此类导弹的研发和生产需要一个过程,而不是一夜之间的过程。这需要调整相应的部队编制制度,建立相应的部队,并考虑可部署的盟友。

姚运珠补充说,美国在亚洲部署新导弹并不容易,因为(美国)选定的盟友被夹在中美两大强国之间,该国还必须考虑其国内政治和国家接受程度。

重印请保留此链接:

白血病基因检测不做行不行?_



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sapbj.org 技术支持:广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