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闻网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内蒙古连发三道“禁令” 为何难治科右前旗私开滥垦

草原“黯然失色”:为什么这三个“禁令”不能治愈尤克阵线的旗帜?大兴安岭南麓的尤克大旗有数万亩私人耕种的农田,隐藏在草原深处 原有的草原和湿地开始消失,给当地牧民的生产和生活带来了麻烦。内蒙古自治区继续实施三项“禁令”,但非法开垦的草原继续悄然扩张。 当地政府不仅拒绝制止,还公开赞扬了非法开垦,甚至支持了在被农田占用的山地草原上的节水增粮工程

9月6日 记者任俊川拍摄了“山地草原”上从山谷延伸到山坡的大片农田,大型收割机穿梭其间。在湿地,排水沟排出溪流,湿地变成农田。甚至草原防火通道也没有幸免,而是种上了庄稼以获取利益.大兴安岭南麓是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尔沁右翼阵线旗(以下简称尤克阵线旗)的草原深处。这些隐蔽的农田占地数万亩。

私人开垦导致原有草原湿地消失,溪水逐年减少,给当地牧民的生产和生活用水造成困扰。此外,当春天有大风时,黑色的灰尘会吹遍天空。 然而,从1997年至今的20多年间,非法开垦的草原一直在悄然扩张。

新华社《每日电讯报》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内蒙古自治区从1998年到2000年连续三次发布“禁令”,禁止私人种植草原 多年来,当地人民也多次向有关部门报告草原开垦的情况。 但是这个藏在草原深处的“伤疤”从来没有被治愈过。

一排排干湿地为田地犁草

一些农民在湿地挖沟。沟渠两侧的水不断渗入沟渠,形成小河。 当地人说,排水后,湿地将在第二年变成麦田。

今年9月初,牧民报告说,五个农民个人在尤克黔驴技省满屯满族乡(以下简称满屯乡)的草原上,向政府租了数万亩草地,租期超过20年。

记者从满屯镇政府所在地开车走在崎岖不平的草原路上。 远处,山峦起伏,植被繁茂,附近草原辽阔,河流蜿蜒,牛羊成群,水生植物丰富。自然美令人陶醉。 开车一个多小时后,风景突然变了,隐藏在草原深处的麦田和油菜田开始出现。

站在山脚下仰望,我看见在绿色的山地草原上,麦田从沟壑延伸到山坡,黄绿色非常显眼 用无人驾驶飞行器从空往下看,这些领域就像伤疤。

在一个麦田里,大型农业机械正在收割成熟的小麦。 “这片麦田至少有9000亩,山那边还有几亩。 ”一个当地牧民指着麦田说

记者们漫不经心地走进麦田,看到一个大型喷灌设备站在那里,每隔几百米就有一口机井。

据一位农民说,大约在2015年,当地政府投资了数千万元为四个农场打井。 “这种设备最初是为了保护庄稼免受干旱和洪水的侵袭而设计的,但是它已经有四五年没有通电了,所以没有用。 “

不仅山地草原支离破碎,一些湿地也在溪流干涸后被用来耕作。

当地人告诉记者,这里的山谷曾经是水和植物繁茂的地方,那里有一小片湿地。 然而,记者走访并看到,一些农民为了耕种农田,在一片大湿地上挖了几公里长、一米多深的沟渠。沟渠两侧湿地中的水不断渗入沟渠,形成一条小河。

当地人说,当湿地里的水被排干后,第二年就会变成麦田。

甚至草原防火道路也没有“幸免” 一个农民在草原火路上种植土地。 他说他已经出资修建了一条7公里长、100米宽的消防公路。政府没有给他任何钱,但允许他们“用道路支撑道路”,并在消防道路上耕种以换取收入。

根据当地干部和牧民的说法,这里的草原从1997年起就开始种植,主要用于种植小麦、油菜和其他作物。 目前,已有3万多亩土地与乡镇政府签订协议,每年向旗政府缴纳每亩50元的管理费。

记者了解到,这片草原的开垦面积仍在增加。 当地牧民今年夏天提供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台大型农业机器在麦田旁边的草地上耕作,掺有草皮的黑土变成了沟壑。 来回行驶几次后,草地变成了新开垦的农田。

牧高某说:“农场里的人每年都会转身开荒。” 新开放的田地里也有草根和草皮,种了几年的谷物后,草根就看不见了。 “

今年夏天,牧民们发现几个草原已经被开垦。 经举报,一名农民因私开3亩以上草原被旗草监管部门罚款2万元。

根据当地干部和牧民的估计,这五个农民这些年已经把至少6万亩草地变成了耕地。

牧民的马用铁丝绑在嘴上

以前,这个地方的草原植被很好,连风都吹不动灰尘。 现在,当春天刮风时,它会带着黑色的灰尘吹遍天空。我不敢开窗。尤克前旗草原曾经是一个少有的无污染、无荒漠化的山地草原。 这里的湿地面积很大,是条回流河的发源地之一,这是一条重要的河流。 长期大规模私人开垦草原给当地生态带来了危害。

湿地开始消失,地下水位下降 当地牧民说,在过去,湿地被溪流纵横交错,草只有半个人高,很难骑马。 现在农民们已经在湿地挖了很深的排水沟来耕作。许多湿地的水量已经减少,有些甚至停止了流动,有些湿地已经干涸。

一些牧民说泉水和小溪以前曾被用作饮用水。土地开放后,溪流中的水变少了,每个人都不敢饮用,因为害怕残留的化肥和杀虫剂。 现在许多牧民已经钻了他们自己的井,有些人已经钻了20多米才能出水。 为了安全取水,一些牧民甚至钻了60多米深的水井。

当草原植被被开垦和破坏时,当春天的风吹在一起时,黑色的灰尘会吹遍天空。 “风吹得黑尘飞扬,都不敢开窗 牧民努某告诉记者,这里的草原植被曾经非常好,无论多少风都吹不动沙子和灰尘。 目前,不仅有灰尘,还有成袋的化肥和杀虫剂喷满了天空。它们都挂在树上,在过去闪闪发光。甚至绵羊也不在那里吃草。

草原深处的耕作也严重影响了牧民的生产。 据牧民说,这片草原曾经是夏天游牧的田野,但当它变成农场时,牧民就不允许再放牧了。

即使在冬天收获庄稼后,一些牧民也想把羊赶到地里吃些稻草,但农民不被允许,他们说他们担心羊会用力踩地,来年就不会播种了。

2017年冬天,牧民高家的三匹马跑进农田,回来时停止吃草。仔细一看,马嘴被铁丝捆住了。

牧民努某说,如果他的羊来农场吃东西,就会被抓到。 她看着离家不远的麦田,叹了口气,“要是她能自己种草割草就好了,每年买饲料都太重了。” "

还有一些牧民的牧场不断被农民“侵占”,导致牧民与农民之间的冲突加剧,冲突频繁。

"我现在害怕汽车的声音 牧民高某告诉记者,他被农人欺负,当他听到汽车响时,他担心农人会把他们赶走。

2009年,满屯乡给了高某等10个没有草场的牧民草场。 新牧场靠近农民赵的田地。

10年来,赵一直在蚕食牧民的牧场。 高说,每次他寻找赵的理论,他都威胁牧民和雇工。 现在,其他九个家庭都被吓跑了,只有他们的家真的无处可去。

牧民王说:“农场里的人晚上秘密地扩大他们的土地。我们在白天找到了它,并去寻找他们的理论。他们只是拒绝承认,并有几个论点。” 从2004年到现在,这个农场已经占据了我家200到300亩草地。 “

自2010年以来,当地牧民一直就草原纠纷请求帮助,并已向旗、盟、自治区有关部门报告此事。

为了防止草原开垦,当地牧民和农民多次发生冲突。 最大的一次是2016年的春耕季节,当时牧民在农场旁边建了一栋简单的房子来防止播种。

据当地牧民说,在农场的人报警后,国旗派人进行调解。最后,牧民的简易房屋被夷为平地,30多名牧民被抓获。其中两人被拘留半个月,三人被拘留10天。

佩戴红花非法开垦受到表扬

当时,国旗的领导人鼓励每个人:"迈出更大的一步,更加大胆,谁有能力驾驶更多的车,谁就会为国旗贡献更多。" “

地方政府不仅拒绝停止这种长期大规模的开垦,还公开赞扬甚至支持草原耕地节水增粮项目。

当地一名基层干部坦言,在满屯乡草原开荒的初衷是为了“夺地”

记者了解到,20世纪90年代,兴安盟和锡林郭勒盟在这片草原上发生了边界纠纷,当时的旗政府从尤克的前旗引进了阿赖德粮库(Arryder Grain Depot)和赵某等单位和个人,在边境草原上种植作物,以“保护”旗国的土地。

霍某当时是阿黛尔粮库的副主任,负责早期粮库的开放。 粮库改革后,他继续开放承包项目。

他说阿黛尔粮库是1997年第一个进入这个草原开放区的。“开放区是为了响应政府的号召,主要是为了占领两个联盟边界上有争议的草原。那时,我们被给予程序。 “

根据一位农民提供的资料,1997年3月和4月,满族屯镇政府向旗政府提交了一份《关于开发敖门台与东乌旗交界处的请示》,提议在锡林郭勒盟东吴珠穆沁旗的边界开发一个农场,以确保“有限土地的完整边界和更好的经济效益”。" 此后,船旗政府有关部门为有关单位和个人颁布了填海程序。

霍某说,当时的机械设备并不齐全。这些地方的天气很冷,没有生活条件,也没有工作人员。驾驶非常困难,造成了同样的痛苦。

一些农民回忆起当时国旗的领导人鼓励每个人:“迈出更大的一步,更大胆,谁有能力打开更多,你打开得越多,你对国旗的贡献就越大。” “农民赵某说,他在草原开垦中生产的大量粮食也受到了旗上有关部门的表扬。”我戴着一朵大红花来到舞台上领奖。"

但是,早在1998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就发布了《关于严禁到牧区、林区开垦种地的紧急通知》;1999年2月,又发行了《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严禁乱开滥垦,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的命令》。 这两项“禁令”明确要求各地必须停止一切形式的草原开垦。

2000年,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划定了兴安盟尤克阵线旗和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边境地区的行政边界,并规定“近年来在边界两侧不分青红皂白开放的草原应限期归还草原” 适合森林和草地的土地不得任意开垦,也不得擅自移民。"

然而,这些规定并没有在满族村庄得到实施

自2000年以来,不仅耕地没有转为耕地,而且每年都出现新的耕地。 几名农民向记者展示的土地合同显示,他们与满屯乡的最新土地合同有效期为2014年4月10日至2027年12月31日。

记者了解到,尤克前旗已经纠正了相关问题,并开始组织干地和湿地排水沟渠的回填。农民必须退耕还草,恢复草原生态,并依法进行处罚。 此外,地方当局还将进行深入调查,并严惩责任人。 (记者任俊川、魏景钰、刘一德)“记者笔记”绿水青山不能盈利”金山银山“在22年内,成千上万英亩的草原被农民个人开垦。当地政府征收“地租”,成为过度定居者的“保护伞”。绿水青山能成为一些人赚钱的“金山银山”吗?

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也发布了一系列禁止私人开发草原的条款。 然而,这片草原上的巨大“伤疤”至今尚未修复,但仍在扩大。 草原深处发生了一系列破坏草原的行为,如肆意排干干湿地、耕田种草,生态保护红线受到公开挑战。

比肆意开垦草原更致命的是地方政府的纵容甚至鼓励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当地牧民已经连续多年报道相关情况,都走了。 更令人惊讶的是,几年前,当地政府还投资数千万元在几个非法开垦草原的农场建设节水增粮项目。

“一瞥显示了整个豹”。可以想象,地方政府没有尊重生态环境,没有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没有遵守党纪国法。 也正因为如此,当地草原的耕地面积从最初的几千亩增加到现在的几万亩,造成了个人牟利、政府赚钱、草原遭殃的恶性循环。

没有理由可以摧毁草原 坚持绿色发展理念,必须彻底摒弃扭曲的政绩观和短期发展观。我们不能为了眼前的“微利”而抛弃生态保护,把绿色发展和高质量发展仅仅视为“门面商品”

绿色的水和山属于所有的人。内蒙古是中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屏障。保护草原不仅关系到本地区,而且关系到全国的整体生态环境。 为了彻底恢复草原的生态特征,新官员不应该忽视旧账目,而应该一个一个地清理。

专家意见

内蒙古自治区从1998年到2000年继续实施三项“禁令”,但相关地方和个人仍然无动于衷。这充分说明政策法规必须“收费”,只有禁止才能真正保护“绿水青山”

坚持绿色发展的理念,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能动摇、放松或开口。“要彻底摒弃‘依山傍水’的旧观念,更加注重加快生态文明体系建设,发挥绿色发展的良好结合。” “

盖志毅,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农牧委员会副主任、内蒙古农业大学教授

建设法治政府最重要、最基本的要求是依法行政。依法保护包括草原在内的生态环境是政府职能部门的法律责任。如有遗漏、动作迟缓、行为不检,应依法追究责任。

我国草原法、刑法和最高法院发布的司法解释都规定了涉嫌侵占草原的违法犯罪行为。有关部门应详细调查相关事实。对涉嫌违法犯罪的案件,必须依法进行处罚和打击,以维护法律权威,更好地保护生态环境。

内蒙古沂沭洪律师事务所律师杜衡

相关规定

2002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草原保护与建设的若干意见》,建议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征用、占用或改变基本草原的用途

2012年,《最高法》通过解释在涉及破坏草原资源的刑事案件审判中适用该法的若干问题,为在司法实践中有效惩治犯罪和加强保护草原资源提供了支持。

2016年,原农业部发布通知,呼吁对各类草原违规行为实行“零容忍”,完善草原监测评价和草原监管绩效评价机制

2016年,内蒙古自治区修订了《基本草原保护条例》,明确禁止开垦基本草原,禁止擅自改变基本草原用途,禁止挖鱼塘、沟渠、草皮和泥炭破坏草原植被

[编辑:郭华泽]

-



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sapbj.org 技术支持:广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