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闻网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盛京银行三市管干部收退薪令 1892万收入超标

[摘要]盛京银行在2017年撤回a股申请后,至今未返回任何a股信息 该行在香港股市的表现也不令人满意。该行11月19日收于5.45港元,远低于每股11.415元的净资产,市净率仅为0.48倍。 盛京银行三名城市管理干部。香港)几年前被要求偿还近1900万元的工资。

沈阳SASAC网站近日发布《关于盛京银行市管干部年度薪酬超标准部分退回有关问题》,因2016年和2017年多重薪酬需求,共向盛京银行党委书记刘闫学、党委副书记张涛、工会主席程序三位市级管理干部返还工资1892.7万元 返还的资金将纳入SASAC的经营预算收入管理。

2016年以来,各省细化了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的要求,沈阳在2017年发布了《沈阳市国资委出资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暂行办法》 仅从六大国有银行来看,2018年董事长和行长的工资都在75万元以下。

盛京银行2016年和2017年年报没有披露上述三人的薪酬 根据2018年年报,刘闫学当年的工资为361万元。 刘志峰薛雪自2016年8月起担任本行党委书记,此前曾担任沈阳SASAC市委书记兼董事。

11月18日,琳达控股公司的财政和科学部执行董事林紫君告诉时代周刊:“国内银行业都与SASAC或国有企业有关。薪酬和福利有一定的限制,这是业界的共识。” 盛京银行的工资退款事件涉及的是城市管理干部,而不是职业经理人。 "

退薪事件对银行薪酬体系和高管市场化考核方式有影响吗?11月17日,《泰晤士报》记者向盛京银行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当时尚未收到回复

控制权变更引发高层管理人员更替

时代周刊记者回顾盛京银行2018年年报,发现刘闫学当年工资为361万元,其中袍金4.7万元,工资223万元,自由支配奖金117万元,固定缴款养老金计划缴纳16.5万元

董事会成员和其他人都有袍金制度,这相当于硬通货,是董事的固定收入。可自由支配的奖金是根据公司的表现和员工的表现支付的。

盛京银行,前身为沈阳市合作银行,于2014年12月登陆香港交易所 截至2019年6月,盛京银行总资产为1.03万亿元,在a股或h股上市城市企业总资产中排名第七。

中国恒大(.香港)2016年通过恒大南昌股份有限公司入股盛京银行,成为该行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28%。沈阳恒信国有资产管理集团由沈阳SASAC控股,由第一大股东变为第二大股东。

盛京银行的领导团队在过去的一年里完成了“大变革”。 2017年,时任恒大集团执行副总裁的邱火发成为盛京银行非执行董事。 今年4月,邱火发当选盛京银行行长

盛京银行行长2018年更换,中信银行前副总裁张强接任

2019年上半年,盛京银行放弃银行间业务,启动零售转型。今年中期报告中的盈利指数有了显着改善。

中国日报显示,该行6月末净利润为1.63%,净利润为1.53%,同比分别上升43个基点和23个基点

截至2019年6月底,我行同业负债为2617.08亿元,同比下降9.8%,同业负债占负债总额的比重下降4.39个百分点,至26.85%。同时,盛京银行等金融机构存贷款利息支出同比下降近30%,至27.97亿元。

盛京银行对此解释道:“这主要是由于该行及时将低成本银行间负债作为目标,并结合银行间市场的资金变化。” ”

对于零售业务,盛京银行在中期报告中表示:“2019年上半年,盛京银行高性能零售银行系统建设将全面启动,零售资产将成为资产扩张的新引擎。" “

本行目前的个人贷款主要包括住房抵押贷款、个人消费贷款、信用卡和个人经营贷款

2018年底,盛京银行个人贷款和垫款254.53亿元,占总额的7%。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3475.48亿元,占比92%

截至2019年6月底,本行个人贷款392.47亿元,同比增长137.95亿元,增幅54.2%,占贷款和垫款总额的9.1%,同比增长2.4%

由于零售转型,盛京银行上半年收入结构也有所调整,盈利指数也有所提高。 上半年实现收入101.38亿元,其中企业银行60.2亿元,零售银行8.78亿元,资本32.34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59.4%、8.7%和31.8%。同期净利润为31.44亿元,同比增长10.8%。

资产减值应计额增加了一倍多。

自2018年以来,城市和农业企业增加消化不良的信用减值损失应计额是正常的 像其他同行一样,盛京银行也以同样的方式处置不良资产。

2019年上半年,盛京银行资产减值准备同比增长267.5%,达到45.97亿元。

提取了大量减值,降低了同期不良率。 截至2019年6月底,本行不良贷款率为1.69%,较2018年底下降0.02个百分点。然而,不良贷款余额仍在增长,从2018年底增加8.41亿元至72.83亿元。

截至6月底,盛京银行的前五大企业贷款行业分别是批发零售、租赁和商业服务、制造业、房地产和建筑业 据《中国日报》报道,该行的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和制造业。

联合信贷(United Credit)2019年对盛京银行的评级报告指出:“辽宁传统行业表现出信用风险,信贷资产质量下降。拨备增加将对盈利能力产生一定影响,因此有必要继续关注资产质量的未来变化。 “

事实上,盛京银行在中期报告中的资金压力再次凸显

截至2019年6月底,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6%和11.73%,资本充足率较去年年底下降0.13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接近8.5%的监管红线

今年6月,盛京银行开始新一轮增资扩股。恒大作为最大股东,再次增资,计划以现金支付方式认购22亿股国内资本。

如果此次增资如期完成,恒大的持股也将从17.28%增至37.95% 这也意味着民间资本将在更深层次上参与盛京银行。

上述增资方案已经股东会表决,但仍需中国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和HKEx批准。

上述美国信用评级报告:“如果增资成功完成,可以缓解增资压力,但同时增资会导致单个最大股东持股比例的增加,这需要持续关注。” “

盛京银行自2017年以来没有回复a股申请 该行在香港股市的表现也不令人满意。该行11月19日收于5.45港元,远低于每股11.415元的净资产,市净率仅为0.48倍。

作为回应,林紫君告诉时代周刊,香港股市重视未来的爆炸性增长。银行股属于传统行业,流通股规模不大。因此,“破网”是常态。 随着金融业监管的不断“扫雷”,银行坏账率有所提高,有利于香港股市银行股估值的回升。 ”林紫君说

责任编辑:杨Xi



广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asapbj.org 技术支持:广州新闻网 | 网站地图